刘若望:若望楼纳 VILLAGE VISION

他将带领久负盛名的“苍生”系列作品:“狼”、“渡渡鸟”、“原罪”……来到楼纳。

以“苍生”生灵为具象,他用艺术包围了楼纳,用艺术传递对人类发展困境的悲悯。

他刺激我们反思,任由经济发展吞噬的城市到底给予了我们什么。在熙熙攘攘为利奔波的现代都市中,为物欲所控的我们到底缺失了什么。

刘若望,1977年生于陕西的铮铮硬汉,2005年毕业于中央美院助教研究生课程班,其作品《东方红》参加中央美院“学院之光”优秀作品展并获奖。自此,刘若望凭借一系列惊世作品一跃而起成为享有国际声誉的著名艺术家。

2015年获得意大利那不勒斯文化经典奖。作品被威尼斯双年展评为“十个不可错过的展览之一”,中国世界新闻部评价他为“中国当代艺术标签艺术家”。

2016年获NordArt最高人气一等奖,德国北部艺术区主题艺术家,其展览被美国评为“全球15个夏季不可错过的展览”。

除了作品在中国、新加坡、韩国首尔、新西兰皇后镇、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都灵大学及德国等地展出外,德国总理默克尔、德国总统高克、新西兰总理约翰·基、韩国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元裕哲、韩国副总理金秉准等均会见过刘若望,对他的创作表示祝贺。

在东方,就创作技能、作品的慎独精神而言,可以说刘若望是重要的艺术家代表之一,他的作品致力于寓言性的意义探寻。

通过巨型空间雕塑《狼来了》及《原罪》,艺术家在当前世界形势的背景下,传递出一种源发的又新生的力量。

刘若望的代表作品有原罪系列、狼系列、天兵系列、人民系列、高山流水系列、渡渡鸟系列等。无论是雕塑还是油画,他的作品都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他对最本质的“人”的关注,以及萌生于乡土的回望。

艺术家不希望孤独的人无所作为,尽管孤掌难鸣,尽管寡不敌众,但奋起反抗的英雄情结仍然横亘于心。—— 刘若望

《东方红》、《人民系列》中,列阵的兵马俑或战士,在隐晦而微甜的故土情怀下,以排山倒海之势传递着困兽犹斗的精神:《东方红》中为寻觅幸福的呐喊;《人民系列》中,囿于困苦贫瘠的人民却竭力践行着历史的使命。

最负盛名的《狼来了》这组雕塑,以真实的“出乎意料”猛击心灵。独自挥锏面对狼群的战士,像极了此时此刻进退维谷的我们。从宇宙洪荒时与其他生灵搏斗抢夺生机,到高度文明的当下,这组雕塑揭露正是此时此刻被资源枯竭、环境急剧恶化包围的我们。由此,在对人类困境悲鸣的同时,刘若望引发我们自省:在进化论驱动下的人类,这个千万年残酷“生存竞争”胜利者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终于,我们等到了《原罪》系列。赫塔费如果说《狼来了》中,人与动物、人与自然的对立还是显性的,那么在《原罪》中,刘若望以逆进化的方式,将人退化为猿再度审视人性与社会环境恶化的问题。进化完形的“人”被现代文明的书本囚禁,如同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我们“人”钉死在自己所谓的“高等文明”与“道德”之上。

猿人仰望苍天与《东方红》中人民的振臂高呼呼应,以此刘若望发出诘问:原本人类文明应当走向人与自然的和谐,但“站在今天现代文明所处的困境中回望先民们淳朴希望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条从屈服到奴役的泥泞之路,而其中不断加大马力推动人类社会加速前进的能量,则是人之为人所要克服的兽性。”

到了《渡渡鸟》系列,观众从以往作品的悲悯中走出来,开始觉察到人性光明的一面。仿真形态及巨大尺寸的渡渡鸟骨架雕塑,让观众在惊恐与痛心中直面物种灭绝的问题。

宣宏宇在《艺术与收藏》中评价到,渡渡鸟系列不仅仅是一个“前车之鉴”式的案例模型,而更是唤醒人性理想的视觉警示。刘若望也为此解读“文明的最高境界是使人对生命敏感,渡渡鸟归来的意义在于,它的故事和命运,足以引起生命之间的共鸣”。

刘若望作为楼纳2017年年度艺术家,将对人与自然关怀的火种撒向楼纳。在庞大的世界面前,艺术作品似乎力量微薄,但其承载着的“中华民族励志之精神,人民之悲壮、淳朴、正气之精神”,必将以燎原之势,从楼纳出发,触动越来越多的力量加入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

由此,一系列有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建筑师、规划师、评论家、学者、企业家及民众凝聚在一起的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不仅仅是一场场艺术建筑实践,也不仅仅是关于乡建的空谈,而是借助于设计艺术之力、借助于材料技术之力,塑造新的生活方式,并且能够带动乡村复兴的,可持续更新的乡村发展模式。

如同楼纳国际建筑师公社的宣言“以生态乡村为理想,汇集建筑师集体的热诚与智慧,投入田野家园,倡导建设有土地有池塘,有阡陌有阳光,有生活有诗意,有邻里有信仰,有福祉有希望的田野生态社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unigianawending.com/,赫塔费